相关文章

“安徽补漏帮”玩高科技概念狠狠宰你(组图)

成本价100元市场参考价300元“补漏帮”要价1440元讲价后客户给了1200元

今年8月,家住海椒市莲花逸都的高先生发现阳台边缘有些漏水。看到一辆“皖S”牌照的补漏面包车,他赶紧找来补漏师傅进行处理。结账时,高先生被“彻底雷翻”:7米长、2根手指宽的“工程”,算下来竟然要1440元!讲了半天价,最后仍支付了1200元。

走访成都府河建材市场后发现,即使全部用最好的材料,加上人工费,高先生家的补漏最多300元钱就可全部办妥。而其成本不过100元左右!

补条小缝缝花了1200元

高先生家住顶楼,自8月雨季开始,封好的阳台边就开始漏水。到楼下几家装修小店问了问,均被以“工程太小”为由婉拒。

无奈的高先生最后在莲桂南路菜市场门口,找到了一辆“皖S”牌照的补漏面包车。谈了几句,高先生“觉得对方比较憨厚实在”,开始具体谈价格。

“他们说用的是最新的高科技防水材料,叫PVC橡胶,12元一斤。”高先生让对方估算一下大概会用多少斤以及大概的总价,对方均回避,说要到家里看了才知道。“我就是在那个时候放松了警惕,心想,就那么一点点地方,用不了多少斤。”

随后,操着安徽口音的“老板”,带着几名同乡工人,在高先生家楼下,架上大锅,开始熬制补漏材料。“材料黑乎乎的,一股沥青味道。”

熬好材料,几名工人提着大桶上了楼,开始浇缝堵漏。“就转个身的功夫,他们居然就用完了一袋。”高先生很纳闷,但对方说浇宽点好。一袋用完后,工人又快速加了半袋进去。

2个小时后,工程结束,一称重量,高先生“顿时就被雷翻了”:7米长、2根手指宽的防水补漏“工程”,竟然用了120斤材料,按照之前说好的每斤12元,总价就是1440元!

尽管觉得事有蹊跷,但无奈没有任何直接证据,高先生只得认账买单。讲了半天价,最后付了1200元。

暗访

补漏吉卜赛人以车为家

昨日下午1时,按照高先生的指点,记者在海椒市莲桂南路菜市场门口找到了一辆“皖S”牌照的补漏面包车。车篷顶上,立着“专修楼房补漏”的牌子,一名中年男子坐在驾驶室里。

听说有生意,中年男子很热心,但是材料价格变成了每斤18元。反复询问总价,该男子始终回避:“你带我去你家里,实地看了才知道。”

接着,男子又开始介绍起随车携载的“高科技防水材料——PVC橡胶”的种种好处,“抗老化,不变形,管用20年”。一看,包装的蛇皮口袋上印着“皖北”的牌子,但没有明显的生产公司及生产地址。

周围居民说,平时一般都有三四辆车在这里。“都是拖儿带女,走到哪儿算哪儿,没有固定居所,全家吃喝拉撒都在一辆车上。”记者看到,这辆“皖S”面包车的后座全部被拆掉,加了一张小床,床底下塞满了补漏的工具,床头上有一口熬制材料的大锅。除此之外,锅碗瓢盆、煤气罐等生活用品一应俱全。

揭秘

“高科技”材料其实是沥青

记者随后来到成都府河建材市场,在一家专门做防水的店里,老板一听说高先生的遭遇,笑道:“遭烧惨了!”当记者问有没有PVC橡胶卖时,老板娘撇撇嘴:“啥子高科技PVC,就是沥青嘛。”

老板娘还介绍了几种熬制好的成品沥青:“一桶20公斤,价格从25到35元不等。”高先生家的阳台10个平米,即使全铺,“用个4到5桶足够了。”按照用5桶最好的沥青计算,高先生家的花费为175元。而60公斤沥青的成本大约为100元。

老板还介绍了另外一种防水办法:先铺一层聚乙烯丙纶防水布,10个平方大概用12米,一米3到5元,再浇上一桶805胶水,每桶20到30元,一桶可以浇10多个平方。浇好之后,再在上面抹上水泥灰浆。加上人工,总共花费也不超过200元。

在另一家防水材料店里,老板介绍了一种产自上海的高分子复合防水材料,每桶160元,一桶可浇盖12个平方。再加1袋粘结剂,每袋30元。如此算来,加上50元的人工费,高先生也只用花240元。

早报记者蒋超摄影报道

新闻延伸>>>

遭“烧”的人遍全国

记者在天涯论坛里搜索了一下,惊讶地发现与高先生有着同样经历的“控诉帖”高达数千条!随后,记者又在百度搜索 “安徽补漏帮”,竟跳出70多万条相关网页,矛头均直指车牌照以“皖X”为主的流动补漏面包车。

从网友们反映的情况来看,这些皖籍面包车遍布全国各地,“挣钱”的手段也基本相同——趁客户不注意,用大大超过需用量的材料来讹诈钱财,甚至还有人提到因为最终价格谈不拢,而被口头威胁。

专家视角>>>安徽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王云飞:

这个特殊人群需要规范

男人、大肚子的妻子、小孩。面包车内不足3平米的车厢就是这个家庭的全部起居空间,锅碗瓢盆,床铺被褥,各种家什一应俱全。车顶上,是“专修楼房漏水”的招牌。

“专业补漏”是安徽北部亳州、阜阳一带的“劳务品牌”。从上世纪90年代起,吃苦耐劳的皖北人操此职业,以车为家,逐着雨季,游走于多雨的南方城市,成为每一个城市的独特风景。

网络上,他们则被称作“安徽补漏帮”。有人喜欢他们率性自由的生活,像吉卜赛人一样。也有人骂他们,是行走江湖的骗子。但“补漏帮”不管这些,他们追逐着一个又一个城市的雨季,在不知名的下一站落脚,体味着人世冷暖。

安徽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王云飞表示:他们是城市农民工的特殊人群,职业组织不够集中,业务活动过于流动。如何解决他们的生存问题,为他们服务于城市建设而予以规范、创造条件,将是有关部门应着重调研的一个课题。

(图文据三峡晚报)